新闻中心 NEWS Center
救 助

       19号到襄樊出差,晚上在酒店附近吃饭。已经十点,很晚了。但是看到一个小男孩一个人蜷缩在黑夜角落里。很奇怪他怎么了,那么瘦小的身体显示出他明显的落魄。

       于是我走上前去问他怎么不回家。 是迷路了吗?是与父母失散了吗?在茫茫的火车站广场上,他解答了我的疑问。

       他是被父母赶出了家门,他从湖北谷城坐火车来到襄樊的。乘警们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家伙。是啊,任谁都会想这么小肯定是由父母带着出来的吧!

       他已经流浪了十多天了。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明显的破烂了,尽管是黑夜,仍能很清楚的看到他浑身的黑垢。

       他家中还有一个哥哥,一个姐姐,他是最小的。我很奇怪,俗话说,皇帝爱长子,百姓疼小儿。作为家中最小的幼子,理应是全家人的掌上明珠才对啊。可他怎么受 到了这么不公正的待遇?难道是家贫如洗,连这个瘦小的孩子吃顿饭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了吗?也不至于啊,照现在的生活水平,断不至于养不起这个孩子啊?况且他 说,家中的牛奶火腿肠,菠萝香蕉,只许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吃,他偷偷的吃一点都会招来一顿暴打,还不许睡觉,还要饿两天。

       他来到襄樊以后去了派出所被警察给撵了出来。去了救助站被打了出来,据说救助站还让他按手印签领500块钱,可他只拿到了10块。他怕了,不相信警察,不敢再去救助站,他宁愿流浪,饿着肚子,露宿街头。

       但我有什么办法啊。我还是报了警。110来了,问了一下,说去救助站吧。可他死活不愿意再去了,警察说我们能做的就是把你送到救助站去,既然你不肯去,那我们就管不了了。然后就走了。

我很无奈。问他是怎么想的。他说他愿意给别人干活,只要给饭吃就行。可问题是你愿意干可谁敢用啊!他还说他想到处拣垃圾,收废品,可以养活自己。可是,他怎么知道社会的险恶啊!

我问他你想回家吗?他沉默了半天,过了一会,很肯定的说,想。就哭了。这个孩子,就算被所有人遗弃,但他仍念念不忘生他却不养他的家,仍朝思暮想生他却不爱他的爸妈。

他两天没有吃饭了,这中间他饿了就喝水,靠水把自己灌饱,难怪我问他渴不渴的时候他所不渴。我带他去吃饭,他饿极了,狼吞虎咽的吃了四碗,还吃了一个肉夹馍。那小小的肚皮已经鼓鼓的了。

我说孩子,不管在家里受多大的委屈,不管家里再怎么苦,就算家里人打你骂你不让你吃饭不让你睡觉,可他们不会害你的性命啊!你一个人在外面流浪如果碰到坏 人怎么办?他说我跑。我说等你真碰到坏人你就是变成刘翔你都跑不掉了。我说回到家,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,爸妈不管你你找爷爷奶奶,找舅舅姑姑,找村长,但 是你在外面你找谁去?一定要记住,就算要跑也等能跑远了再跑。他狠狠的点了点头。我说在外面不管多饿,就算是去讨饭,也绝不能偷。你饿了你找个叔叔阿姨说 想吃饭,大多数人都会帮助你的,因为他们会同情你。可是你要去偷东西你就不值得同情了,别人也不会再帮助你了。他又使劲的点点头。

 我想了想,问他知道家里或父母的电话吗?他还记得家里的电话,是他妈妈接的。我听的出来他对这个儿子的冷漠,听到已经不见了十多天的儿子的电话这位母亲 一点也不兴奋。她懒洋洋的听我叙说,时不时不耐烦的打断,每次打断都是恶狠狠的告诉我这个孩子有多可恨。我真的很怀疑,她是这个孩子的生身母亲吗?孩子的 父亲就在家,可他丝毫不关心儿子的消息,我听的到他在一旁愤愤的漫骂,却不肯接过电话。

后来她迟疑的说,他想回来就回来吧!不过我们可不去接他。 我说好吧,我把他送回去。然后挂断了电话。这期间,孩子一直眼巴巴的望着我。我看的出来他是多么渴望叫一声妈,多么渴望能听到父母的应答。可这位母亲自始 至终都没有想起这个儿子,也不曾关心他现在的状况,更不曾与孩子说一句话。除了辩解和推卸,再没有其他。孩子失望的低下了头,不再说话。

我想了一下之后,带他去火车站的铁路警务室。把这个情况跟值班的警察说了。这里的警察耐心的听我说完,很爽快的说:这不归我们管,应该找110。我说我不 是要你们管,我给他买了回家的火车票,他也知道回家的路,我只是想让你们把他交给列车上的乘警或乘务员,嘱咐他们看着这个孩子,到站后把他送下车,以免这 中间遇到什么问题。警察说我们只管车站里面,列车上的事你得找乘警。我说是啊,是让你们把他交给乘警,而不是拜托你们亲自把他送回去啊!警察说,那你自己 去找乘警吧!

胖嘟嘟的大肚子肥嘟嘟的横肉脸,这位人民警察的形象无比和蔼可亲。可能是从警多年,见过的人多了吧!于是心里就多了一份猜测,他果断的认定我遇到了骗子,而且是个老油子了。他好心的劝我不要管了,惹麻烦不说,还不起作用,今天送回去了,明天就又跑出来了。

我回答他说,如果我今天没碰到他,或者碰到了但没有问他就算了,但我既然知道了是这样的情况,不管是真是假,我们每个人都有义务去帮助他。帮了或许真的不 起作用,但是不管他,就一定会毁了他。那警察可爱地笑着对孩子说,看,你碰到了个多好的好心人,可不能再跑了啊!然后专心的看起了比利时对罗马尼亚队的足 球赛事。我明白了。原来他在关注比赛,所以才无心过问。

于是,我带这孩子去了候车室。在候车室我们没有找到警察,也没有看到任何乘务人员,连个保安都没有,有的只是候车的人群。这是凌晨1点47分的襄樊火车站,开往成都方向的1168次列车刚进站。

孩子要坐的是凌晨三点半的开往洛阳方向的车,还有2个多小时。我实在没办法了,我明天还要去见客户。我们在候车的人群里走动了很久,我终于发现了合适的人 选,一对年过半白的夫妻。两个人面目慈善,我向他们再次叙说了经过。老夫妻很是感慨,也很同情。我向他们表达了我的想法,希望他们能在车上帮忙照看这个孩 子,并把他送下车。一问才知道,原来他们也是去谷城的。他们丝毫没有犹豫,一口答应下来,并表示没问题。于是我把孩子托付给了他们。然后写下我的电话分别 给了老夫妻和孩子。然后给了孩子20元钱让他明天路上吃饭。然后我就离开了。

走的时候孩子问我说;叔叔,你叫什么名字。我说了。他又问你家在哪里?我也说了。孩子说,叔叔你是好人,我要报答你。等将来我长大了,我来找你,我伺候 你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饭店的老板说我是好人,胖警察说我是好人,老夫妻说我是好人,孩子也说我是好人,我终于脸红了。我并不是善良,这个社会已经让我 做了很多不善良的事,我只是不忍心。我只是不希望这个孩子就这样毁掉。我只是尽我所能做了一件力所能及的事。

© 2014 武汉市豪迈电力自动化技术有限责任公司/ ALL RIGHTS RESERVED
鄂ICP备05010718号-1 企业官网: http://www.haomai.net  豪迈官方微博

24小时技术服务13971234137

销售咨询400-099-8859

分享到 / SHARE